当前位置:主页 > T人生活 >台湾女孩窑洞生活 只为寻千年老鼓谱 >
台湾女孩窑洞生活 只为寻千年老鼓谱
上传时间:2020-06-24点击:322次
台湾女孩窑洞生活 只为寻千年老鼓谱

2016 年获文化部艺术新秀肯定的击鼓艺术家黄子翎,带着寻找老鼓谱的心,到黄土高原和印度恆河流浪;一个来自台湾的女生,敲开老鼓手尘封已久的门,追寻近乎失传的鼓谱,聆听一吸一呼间散发出的千年鼓声。今年 9 月 20 日一连三天,黄子翎将带领观众,欣赏一齣融合古今的创作「鼓子.半梦」,看见击鼓职人的永恆追寻。

老鼓手鼓声千年传

鼓手黄子翎说:「(原音)在黄河和恆河流浪之后,给我最大的震撼是我的身体好像是一个记忆储存槽;我可以开始感受到,这个鼓声,我们现在听到的这个声音,它其实流传了几千年。」

边听着 2016 年赴山西採集的「威风锣鼓」声,黄子翎边聊着鼓的故事,惊叹相传于数千年前尧舜时代祭仪,远古流传至今。

黄子翎说:「(原音)为什幺觉得很稀有,是因为很多村子已经忘记很多鼓谱,然后很奇怪的是当羊獬村的鼓队走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发现这里的村民还记得这个曲子叫乱丝麻;那这个就很特别了,因为它既然很少人记得却还有人会打,你看这些打的鼓手是白髮苍苍的老人们。」

为了祭神,老鼓手技艺炉火纯青、做到极致,套句现代用词,在他们身上的是「职人精神」。

子翎曾用这幺一段文字形容老鼓手,头仰着天、脚踩着地,口里哼着鼓调子,棒起棒落、一呼一吸,在夕阳斜射下,老鼓手的影子变得很大,映在黄土地上。

大学阶段与鼓结缘

戏说自己是「鼓痴」的子翎,第一次听见鼓声是在阿公的家,但读广电系的她,直到大学二年级时,为了一份学校作业去探访「优剧场」,从此,跟鼓结缘,在山上一待就待了 16 年。

黄子翎说:「(原音)我还记得那时候山上的草很高,还要拨开山上的草,问说,请问优剧场在这里吗?他们说是是是。那时候大二带机器去拍,慢慢拍着拍着,我就感觉到,在他们的生活节奏上,跟我以前接触到的好像不一样,看到正中午的太阳,好!我知道我要休息一下,然后到了下午,看着树被风这幺吹过,我知道快要下雨啰!日落开始要休息,我发现身体跟大自然开始在运行,这部份是我一个台北的小孩从来没体认过的,所以那时候,我就决定开始打鼓。」

家里的人会不会建议妳换一个工作?

会耶!我在 1994 到 2010 年,这幺长的时间,我的父亲只有来看我一次表演,那一次还是我在优十多年后,父亲在国家戏剧院看我演出之后,只有淡淡的说一句这样很辛苦,你要不要换工作?

台湾女孩窑洞生活 只为寻千年老鼓谱黄土高原探寻 28 位老鼓手

跟着山里的击鼓师父,子翎不断地反覆推敲、练打,直到 2015 年的一句话,让她更决心远赴他乡,寻找老鼓谱的故事。

黄子翎说:「(原音)我去一场表演之后,林丽珍老师就把我叫过去说,子翎妳知道你的鼓声里,有很大一股诚实的力量!我第一次有人称讚我的鼓声,因为以前大家只会说,妳打的好帅,要不然就说满场都是妳的风采,然后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在讲我鼓声的气质,它就引发我去想,是不是每个人内在都有一个生命故事,那这生命故事跟鼓声的连结是不是像脐带一样,会如实的呈现。「

那条脐带在哪儿?子翎从源头-鼓的发源地寻找;自黄土高原开始一路向西,到了山西、陕北、兰州、青海、四川藏区,走访中国 3 个月,拜访 28 位老鼓手。

窑洞中生活聆听老鼓手诉说

黄子翎说:「(原音)记得我第一次到威风锣鼓的时候,就直接到他们练鼓的地方,然后我去看四下无人,结果心理凉了半截,于是我想,这里会有人吗?一个很大的问号,我就坐在那里等,然后果然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就一个个冒出来,他们就开始问我说你是谁?很好奇,我回说我是台湾来的,然后他们你一言我一句,我也听不太懂山西话;他们就说,你知道我们以前的锣钹是用是用最原始的铁去做的很重,现在变得很轻不算什幺;他们就这样一直讲,本来尧洞里只有我跟他,最后变五、六个人跟我一起七嘴八舌,每天跟他们一起生活。」

一个好奇的台湾女孩放下鼓棒,与老鼓手们在窑洞一同生活,问着老人家不曾被人关心过的问题;她望着半象形文字的老鼓谱跟着唱,吟唱里混杂着生硬的台式山西腔,转头发现老鼓手的眼神凝视遥远的一个点,那个点似乎穿越了时空。

流浪追寻发掘击鼓价值

每张鼓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美,但是,现在肯学的年轻人,少了。山西绛州,子翎遇见的老鼓手,敲完了这辈子最后一场演出之后,就卖掉了所有的鼓,与鼓诀别。

黄子翎说:「(原音)我说要不要把鼓艺传给别人,他说,现在年轻人只想快一点学到东西,可是学打鼓很慢,需要时间,光这一点就要付出很大的诚意很诚实的心,可是现在这种人不多了。」

自古以来,击鼓与民俗祭典有关,但鼓手却被视为一份下九流、糊口养家的行业;寻找老鼓谱期间,子翎见着了一个个老鼓手的心酸,但也亲身感受到了造就当今最富色彩的鼓乐根基。

黄子翎说:「(原音)自己觉得鼓声本身很有价值,它是一个人内在的表现,可是有些人觉得鼓声离我好远,或者是他就打鼓啊!用来健身啊!那我如何面对自己认为它是一个珠宝、一个钻石,可是别人认为它只是泡沫红茶?就很像自己在流浪的过程一样,要自己怎幺找到自己重要的东西,不用在乎别人认为它重不重要,因为我从它身上可以得到很多自己的答案。」

除了中国黄河,她也跨越到印度恆河,探寻「鼓」与「人」之间纯粹的感动,并将这一切,化为鼓子系列表演创作的「养份」。

台湾女孩窑洞生活 只为寻千年老鼓谱鼓子半梦 每人皆为生命鼓手

一趟看似离家,却是找寻自我的旅程,继「鼓子.回家」后,9 月 20 日起她将发表老鼓手生命鼓谱二号作品「鼓子.半梦」,并特别邀请香港灯光顽童冯国基、剧场时尚服装设计 Man Wing、游走广告与剧场的新生代音乐才子锺镇阳,联手演出。

黄子翎说:「(原音)这次节目不会是很剧情式的走法,它会像泡泡一样,冒出一个梦境也好,生命的经验也好,然后它就会一个一个冒出来。」

鼓子的意思是什幺?

「鼓子是指我,其实我有更大的寓意,每个人都是鼓子,每个人一离开母体来到世界上,大家都在努力地找寻方向,那个内在的努力就在很奋力地击打自己的心跳,然后,你经历过的事情,就像一个乐章一样,你这样回头看,其实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鼓手。」

为顺利公演圆梦 群众集资协助

2010 年,离开优人神鼓后,当然也曾灰心受挫,但对子翎而言,创作的辛苦甘之如饴,如何筹措经费,让作品有公开演出的机会,对艺术表演者绝对是一天考验。

群众募资花了多久时间?

黄子翎:「(原音)我们昨天募资完了,一共 2 个月,然后已经募到 45 万台币,至少已经缓解了很多经济上的压力,其实我在黄河和恆河访问这些老鼓手,我每次都会谢谢他们,他们就会说,天下鼓手本一家,然后连我回来台湾跟学生募资,我的朋友是击鼓老师,也会邀请我到他们班上去募资,学生都会直接说,妳就去做吧!老师不用担心,我们把钱捐出来,妳安心创作;我真的觉得鼓不是实际上的鼓耶!它的招唤力很强,我们都没有血缘关係,只是因为鼓就把我们大家全部连在一起。」

台湾女孩窑洞生活 只为寻千年老鼓谱等待 20 年终获父亲肯定

鼓龄至今 23 年,子翎现为莫比斯圆环创作公社艺术总监,不时受邀赴各大场域公开表演,此刻,父亲支持她的演出吗?

她说:「(原音)嗯!去年父亲来看我的作品暂居,暂居是我个人比较自传式的创作,然后,我的朋友跟我说,你知道你爸爸看到掉眼泪吗?然后我就觉得与其再多的话语,不如就身体行动吧!也许这个认同等了 20 年。」

每份鼓谱来自生活中的点滴,对击鼓者而言,鼓是诚实的,在鼓声中呈现了你的信念和过去,因为「有人才有鼓,有生活才有谱」。

子翎的鼓声,交织着黄土高原和印度恆河老鼓手的智慧,还蕴藏着家人的不捨和肯定,她在其中找到创作灵感来源,也透过公开发表,挑战外界对击鼓的想像!让观赏者重新定位「鼓」与「人」之间的意义,从鼓声聆听到自己的勇气。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