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E生活图 >你是个「内摄」父母价值观、无法克制地追求成功的机器人吗? >
你是个「内摄」父母价值观、无法克制地追求成功的机器人吗?
上传时间:2020-06-18点击:869次
当人生只剩追求成功

很多表现卓越的人们只是「内摄」(introjection)父母的价值观,并没有认同父母的期望。「认同」父母价值观的人不会强迫性、无法克制地追求成功,内摄型的人却正是如此。许多情绪健康的人可能就像会跳舞的葛尔丁,在自己的专长领域里表现顶尖只是选择不要全心投入;根据经验法则,虽然不能排除可能性,成就极高又情绪健康的人并不多。强迫性行为源自于强迫性改正的教养方式,而且这类人几乎总是想要爬到顶端。公司位于远东、价值十三亿美金的创办人兼执行长葛洛丽雅(Gloria)即是如此,虽然表面看来是白手起家的最佳实例,她却也真是寂寞和情绪不健康的典型例子。

见面的时候我立刻被她的温柔谦卑吓到了,她像只猫一样悄悄潜入房间,害羞,为了不要让我感到压力表现得非常「英国」。年过四十的她皮肤乾净、少有皱纹,让人想起了书卷气十足的十岁孩子-那种利用课后时间一边写自然作业一边读哈利.波特的孩子-非常安静,就像不介意没有朋友、对男生更是不感兴趣的女孩。虽然葛洛丽雅的衣着看起来非常昂贵,我感觉她并不是十分在意,彷彿那是别人帮忙挑选的一样(结果还真是如此,她竟然花钱请人置装);她全身散发出一种奇异的空虚感,好像半透明的立体图样。

葛洛丽雅生于印度的小村庄,七岁的时候父亲去世,由于没办法再有其他的孩子,母亲满心的期望都投注在她一人身上。村里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千年来一向非常贫困,但母亲一心要让葛洛丽雅不一样:从小她就被灌输必须进步、再进步的观念。她说自己非常害怕让妈妈失望(这时她才表现出罕见的情绪波动),要是在学校成绩不完美或者显露出任何想要独立的迹象,妈妈都会拿皮带打她腿的后侧,然而其冷漠的反应才更是可怕:数学考九十三分的时候,她总是表情冰冷地说,「剩下的七分去哪了?」

葛洛丽雅同时也被迫要照顾自己,不能依赖母亲,除了要学习阅读写作,从八岁起还得出外打工。她去过工厂、农场,不过很快就发现卖市场的麵包和水果收入更高:她发现这工作十分简单,只要说服别人买卖就好了。当时葛洛丽雅私自把这称为「生意」,并且早早决定未来就要藉此摆脱贫困的生活。当一位老师告诉她「知识就是力量」,她立刻就意识到教育将是生意成功关键,很快地就变成最顶尖的优秀学生之一。

十五岁的时候,她顺着母亲的督促借了钱到大都市生活,睡在来自村里的建筑工人家中的地板上。她没有事先通报就一个个拜访最好的几间学校想要加入,被大部分的学校拒绝之后,终于有个校长愿意让她参加考试:由于成绩实在太好,葛洛丽雅立刻就被录取了。她找了一份工作支付学费,每天一边上课一边工作共十八小时;拿到生物学学位之后,她在大型的跨国公司待了几年,找到未来让她变成亿万富翁的产品。

葛洛丽亚和许多内摄价值观型的人一样具有几种典型特质:高成就者有极高的比例在十四岁以前失去父母。专业人士每三人就有一人符合这样的条件,从英国首相到美国总统、从德国企业家到法国诗人,几乎所以你想的独裁者也都有类似的经历;虽然大部分人经历这种伤痛的人只是因此变得沮丧或反社会,在少数情况下,要是与过世的家长关係良好、在他去世以后也受到良好的照护,伤痛似乎会引发无限的决心促使人从命运手中抢夺机会。葛洛丽雅当时就与父亲十分亲近,也早早决定自己必须成功、尽量不要受随机的命运伤害;当然,母亲强迫她成为完美学生也有很大的影响。

但是内摄行为却让葛洛丽亚的情绪健康付出沉重的代价。她没有结婚,也从未有过性行为;二十多岁时母亲离世,她因此暂时情绪崩溃。她孤独、困惑地徘徊,直到有天走入教堂,「把耶稣带进心灵」;我问她是否快乐,她却回答快乐对自己而言不是问题。葛洛丽亚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也拒绝回答是否曾经真正感到沮丧孤寂,她说自己有耶稣。事实上,我刚好从与她熟识的人那里得知她过着孤立的生活(虽然他们都不敢靠近她,她只偶尔对其中几位打开心房),是个工作狂,凡事都绕着员工转,没有真正的亲密关係。她十分投入扩大现有的事业,除了每週上教堂之外她没有任何其他兴趣。

葛洛丽雅以雇用、开除员工的冷漠感闻名。儘管外表看似无害,她却是个无情的商人,只想着买卖公司、不顾背后的社会后果:只支付给外包印度工厂里的同胞低薪这点完全不令她困扰,在我提出的时候也丝毫不关心。

如机器人般的高成就者

葛洛丽雅的母亲用来强制改正行为的方法,成为葛洛丽雅的内摄价值观,长成「成功的机器人」:她没有办法回答不断扩大公司哪里重要,也没有「足够」的概念。虽然她看似是以意志战胜逆境的代表,事实却非如此;葛洛丽亚的母亲预先帮她写好所有程式,她的自主选择非常稀少。父亲的去世无疑是事业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那使得葛洛丽雅在残酷的商业界多出那幺一丝决心胜利,但却不代表她拥有特别的洞察力。她对成功的渴望只是一种强迫性的行为,因为害怕再度成为命运的受害者和下一次惨痛损失而动作。

许多高度发展国家中上层阶级的孩子也都受到同样强迫性的照顾,最后也仅是内摄父母的价值观——这或许正是许多成人不理解别人的感受、情感上比其他人笨拙的原因。他们就像机器人一样,也会坦白地那样形容自己;他们觉得无法关心别人,必须得把自己摆在第一;经历过忽略感和不被喜爱的感受,同情他人变得更加困难。在最极端的情况下,这甚至会演变成心理疾病,创造出冷漠无情,喜欢操纵,只对利益感兴趣的人。绝大多数高成就者来自中上层阶级,高阶主管可能就是因此而罹患隐性临床精神病的机率比常人高出四倍。

当然,心理疾病与服务之机构和所在国家大有关联。有证据显示,在美国,讨人厌的人最后总是比友善、讨人喜欢的人薪水更高;这好像很令人吃惊,感觉受欢迎的人应该表现得最好,但如果想要成功,把别人从路上推开或者踩着他们往上爬还是比较有效。同样的,也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美国的高成就者普遍十分自恋。彻底的自恋就是不断夸张地寻求「我!我!我!」希望受到注意,藉由表现完全相反的情绪补偿过去的低价值和隐形感。一项研究测量美国两百位名人和两百位拥有企业管理硕士(MBA)学位的青年自恋程度,接着与做过同一份问卷、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样本进行比较。

果不其然,明星们明显地比MBA学生和普通群众更加自恋。其中共有四种类型的名人:最自恋的是那些透过实境节目成名的人(他们同样也表现出很高比例的「铺张浪费」和「虚荣心」特性),喜剧演员排名第二(「出风头」和「优越感」的特性排第一),接着是演员,音乐家则居最后。有趣的是,自恋程度与成名多久并不相关,这几乎暗示着名人不是因为名气自恋——他们本来个性就如此。特别针对拥有MBA学位的青年人是因为他们普遍自信过高;不出所料,这些未来的商业领袖果然比一般人自恋许多。

在美国,爬到金字塔顶端或者被大众看顺眼的人们无疑极端自恋,但是那仅仅只是他们文化问题的冰山一角:大多数美国人都对自己抱有不切实际的信心、自以为在各个方面都比别人优越。事实上「自我膨胀」(研究上称为「自我彰显」〔self-enhancement〕)在美国可能是必须的——那样做的美国人比较不容易得到精神疾病。这有可能只是适应问题,在充满竞争的社会上必须把别人拖下来、夸大自己的美好,但很奇怪的是,研究人员竟然形容对自己的评价实际的人反而会「因为现实主义而感到忧郁」。

不过这种社会现实并不普遍,要是生在日本或东亚,你不但不会活在充满积极思考粉红泡泡,还会低估自己的成就。生在斯堪地那维亚半岛的北欧国家,你可能一边过马路一边注意不要看起来太突出,努力和其他人都一样——举例而言,觉得自己是国内最会开车的瑞典人比美国人低三倍(15%对46%)。这并不是说这些不太自我彰显的民族只是畏畏缩缩的泛泛之辈,与社交网络之外的人竞争时(比如商业对手)他们也会自我彰显,却不会因此失去个人特色。

丹麦注重个人主义的排名虽然是世界第七、在大部分西欧国家之前,但那里也同时有极为谦逊的传统;和其他斯堪地纳维亚地区一样,他们也奉行讲究平等的「洋特法则」(Jante law):「别以为你比别人更行!」虽然常常把它当成笑话,丹麦人却在日常生活中严格按照此原则行事,与美国梦完全相反。

一项针对美国及丹麦的大学生和成年人的研究显示,他们自我膨胀的比率也较美国人低上许多,事实上,丹麦人会竭尽所能拉近彼此之间能力的差异。然而他们的思想反而更加独立,大学生非常自主,比较不会依照父母的喜好行动——这反映出一套鼓励认同而非内摄的教育系统。

情绪最不健康的家长很可能就是英国、美国等英语系国家的家长,他们罹患精神疾病的比率是西欧内陆的两倍,23%比上11.5%。在这些地区要建立具备情绪健康的职业生涯可能更不容易,但是无论身在何处,在工作上充满好情绪的关键就是理解自己的动机和目标。

►人在两岁前所受的疏忽或虐待程度,能够预测他17年后自我意识的强弱

书籍介绍

《艾伦・狄波顿的人生学校:找回好情绪的日常练习》,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奥利佛・詹姆斯(Oliver James)

生活小小不顺会让情绪感冒,困境恶疾突袭可能让情绪跌落谷底,没有人能永远保持好情绪,情绪好坏深受生活经验的影响,童年的经历、或过往我们遭遇人生逆境时处理的方式和感悟,其实也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情绪健康的状态是一个追寻的过程,只要能掌握关键,我们每天都能练习拥有好情绪。

「人生学校」的全新系列自助书籍,带领我们深入探讨生命最为棘手的议题,内容充实、深具实用性且疗癒人心。本套书也充分证明了「自助」二字并非肤浅无深度或过度理想性的代名词。——人生学校创始人|艾伦‧狄波顿(Alain de Botton)

你是个「内摄」父母价值观、无法克制地追求成功的机器人吗? Photo Credit: 时报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